欢迎光临饮品届
咖啡奶茶品牌招商加盟门户

达古冰川世界上最孤独的咖啡

小咖-A01阅读(211)

    你喜欢喝咖啡吗?

    你有尝试过,或者想想过,咖啡远离城市是什么样的吗?

    不过有这样一家咖啡馆,它颠覆了我对咖啡的想象。它就是远离城市,被誉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咖啡馆——达古冰川咖啡馆。

达古冰川咖啡馆

    位于四川阿坝,海拔4000多米之上。突兀地显现出一座小小房屋,里面烟雾寥寥,它就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咖啡厅4860咖啡厅,这种孤独不言而喻。

    人流不多刚刚留住了原本应该停留的静谧

    当你攀登几千米,视野里尽数都是皑皑白雪,寒风冷冽刺骨的时候

    它的温暖会流入你的内心深处。

达古冰川咖啡馆2

    为什么会在这里开立一个咖啡厅?

    是给游客雪中送炭吗?

    是给游客积累回忆吗?

    是告诉游客珍惜眼前吗?

    不管是哪一个,无疑都足以温暖人心。

达古冰川咖啡馆3

    在达古冰川咖啡馆,坐在窗边眺望远方,满目之下尽是纯白世界,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你。

    站在高山之上,此刻你与天地齐平,云雾也在你脚下,置身此景似乎才能更显阔达。

达古冰川咖啡馆4

    纯洁,阔达,然后再搭配咖啡的醇香,此刻美好无限。

    咖啡厅所在的位置是达古冰川风景区,它位于中国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县境内,是一处集冰川、雪山、森林、野生动物、草甸为一体的自然生态旅游区。

    达古冰川是亚洲罕见的现代山地冰川,海拔3800-5100多米,主要由三个核心区冰川组成。

达古冰川咖啡馆5

    在第四纪冰河最盛之时,达古冰山是一处大型平顶冰帽冰川。

    在1992年,日本科学家发现了达古冰川,并于同年8月来到黑水登上了达古冰川对其进行了考察认为:达古冰川是全球海拔最低,面积最大,年纪最轻的冰川。

达古冰川咖啡馆6

    达古冰川的形状通常是竖立状,大纹络不明,杂乱无章,而达古冰川已发现的方圆119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呈现出层层叠叠的纹络状,长几公里,十几公里不等。

大小冰川互为映衬,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光芒。雪山南北坡厚达60–200米的现代山地冰川。

咖啡寻豆师:翻山越岭只为寻一款“适合”

小咖-A01阅读(238)

许国明(右二)与当地种植农户的合影
许国明(右二)与当地种植农户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许国明咖啡店里用的每一颗咖啡豆,都是许国明自己寻来的。

    “在咖啡产季里深入赤道附近的咖啡庄园或农场,寻找并购买高质量咖啡豆的人,就是咖啡寻豆师。”许国明说。

    许国明今年55岁,他所经营的咖啡店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占地约80平方米。今年“十一”假期,店里每天卖出约200杯手冲咖啡,慕名而来的人有的为了喝咖啡,有的为了听寻豆师的故事。

许国明捧着处理过程中的咖啡豆
许国明捧着处理过程中的咖啡豆。受访者供图

    从2010年起,许国明每年年初都会去寻找新的豆子。“咖啡树多生长在热带高海拔地区,豆种、土壤、水源、光照……自然条件的细微差异都会导致咖啡豆风味迥异,更不用说人工培育方法和后期处理的影响,同一棵咖啡树今年产的豆子都有可能和去年不是一个味。”许国明说。

    进入咖啡庄园的人不能佩戴、使用任何有气味的物品。寻豆,要用最原始的方法,先闻,用热水冲泡,再闻,然后用杯测勺舀一口,嘬吸,让咖啡雾化于口腔。

    “感受到什么就记下来,比如酸、甜、苦、醇,或是尝到了玫瑰、柑橘、柠檬皮、草莓等风味,味觉、嗅觉、想象力都要调动起来。”许国明说。

许国明(右一)在咖啡庄园内
许国明(右一)在咖啡庄园内。受访者供图

    一天下来,许国明试过的咖啡常常多达几十种。疲倦时,嗅觉会暂时失灵,他就将脸埋进臂弯闻自己的体味,因为那是稳定不变的味道,可以帮助嗅觉恢复。

    “选豆的标准很严苛但也很主观。有的咖啡豆我觉得有股木头渣味,可别人也许会喜欢。我寻豆的动力,是我对咖啡豆有旺盛的好奇心。”许国明说。

    每一次翻山越岭,都是一场探险。截至目前,许国明去过四五百个咖啡农场,在他的“寻宝地图”上,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是每年必须拜访的地方。

    咖啡豆常以产地、庄园、处理法三个要素命名,而浪漫的寻豆师会给寻来的豆子起新的名字。“有天晚上,我在收豆的时候看到了成片的萤火虫,索性就把那款豆子起名为萤火虫。”许国明说。

许国明在咖啡产区甄选咖啡
许国明在咖啡产区甄选咖啡。受访者供图

    许国明咖啡店的工作台上放着20多款咖啡豆,有的咖啡豆特别小,被命名为小丸子,有的咖啡生豆偏蓝,因此叫蓝眼。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有兴致和耐心品尝咖啡,咖啡的世界里也多了寻豆师、杯测师、烘豆师、咖啡师等专业角色,他们从上游到下游接力传递咖啡的魅力。

    “寻来寻去,其实最好的咖啡就是适合自己的咖啡。”许国明说。(记者张力元)

云南咖啡生豆目标价格保险惠及广大咖农

小咖-A01阅读(174)

    咖啡大省云南整合保险行业资源,构建了“政府 平台 保险机构”的平台投保模式,对2019年至2020年产季的1万吨优质咖啡生豆实行价格保险,保险机构共赔付金额2136万元,有效保护了广大咖农和合作社的生产积极性。

    受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疫情的影响,咖啡生豆价格持续低迷,严重影响了咖农和咖企的收益。云南以云南咖啡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为产业服务平台,积极探索实施咖啡生豆目标价格保险,用市场手段解决产业问题。

云南咖啡生豆

    咖啡生豆目标价格保险是以咖啡生豆价格为标的,以“目标价格”为赔付依据,咖农和咖企因市场价格大幅波动、生豆市场价格低于既定价格造成损失,从而获得经济赔偿的一种农业保险。为此,云南对进入咖啡交易中心交易的1万吨优质咖啡购买价格保险,保费总额为1530万元,其中政府财政支持80%,其余的由咖农和咖企承担,保险金额1.7亿元,参保农户3910户,13712人参与。

    2019年至今,遭受了高温干旱、疫情的严重影响,咖啡生豆目标价格保险对产业和咖农的保护效果显现,总赔付金额2136万元,保障了广大咖农的基本收益,提升了抗风险能力。(记者张帆)

精品咖啡品牌「鹰集」获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打造“门店+产品”新模式

小咖-A01阅读(189)

    精品咖啡品牌“鹰集”于近日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欧游集团。据了解,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产品研发、品牌建设和营销传播、供应链整合等方面。

    鹰集创立于2016年,定位高端精品咖啡师品牌,并在上海拥有多家门店。2019年下半年,鹰集开启“门店+产品”模式,推出线上精品速溶咖啡产品,上线半年时间月销量增长10倍。

    鹰集对标采用“线下门店+快消产品”模式发展的美国高端咖啡品牌——Blue Bottle Coffee。其业务分布于美国、日本、韩国等市场,2017年被雀巢以4.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68%的股权。鹰集咖啡创始人张宇凡介绍说,Blue Bottle Coffee通过具有生活美学的高端门店向消费者传递高品质的品牌价值,同时通过快消咖啡产品快速扩大规模。

    自去年开始,线上咖啡产品迎来红利期,率先推出精品速溶咖啡的三顿半2019年成为首个登顶天猫双十一咖啡榜首的国货品牌。天猫咖啡冲调类目负责人在咖门的采访中提到,“疫情期间,天猫整个咖啡类目中,增速最快的是精品速溶品类,销售同比增长超1000%”。三顿半、时萃、永璞等品牌在今年先后完成融资。

    品类的爆发式增长吸引越来越多品牌进入市场,工艺的成熟导致产品向同质化发展,中低端品牌间的价格战不可避免。鹰集从2019年6月筹备到10月上线产品仅用时三个月左右,快速完成转型的关键可以总结为三个方面,也是鹰集相比其他品牌的差异点所在。

鹰集咖啡
(图片来自鹰集)

    在经营线下门店期间,鹰集积累了上游供应链端资源,以及咖啡豆品控和产品研发方面的经验。公司设有专门的团队在世界范围内甄选优质咖啡豆,并为咖啡豆量身定制不同的加工方法。

    咖啡豆在品牌自建的上海烘培工厂里通过多重测试后才能被送进门店,严格的赏味期限保证了门店咖啡的新鲜和口感。而鹰集的快消产品则使用低温冷萃+冷冻干燥的全程低温萃取技术,呈现咖啡的立体风味,突出香气,保留新鲜度。

    区别于常规互联网品牌的产品逻辑,鹰集的产品设计思路是“门店经典饮品复刻+创意产品延伸”。团队复制线下门店热门产品的配方,研发出线上产品。目前鹰集50%的线上产品与线下门店的产品名称重合。拿线上小罐咖啡“猫头鹰”举例,产品采用 SCAA(美国精品咖啡协会)认证的精品咖啡豆,风味中含有浓郁的巧克力和坚果香气,在被搬到线上前,门店消费杯次已超过150万杯。

    在复刻产品的基础上,鹰集围绕创意咖啡进行品类延伸。团队筛选和咖啡元素匹配的茶元素,推出“茶咖”产品如“茉莉鸳鸯”、“玫瑰茶咖”等,并延伸为系列。另外,在产品形态方面,鹰集创新推出了“棒棒咖啡”,木棒上有50%研磨咖啡粉和50%冻干咖啡粉,为用户解决搅拌问题。接下来,团队的目标是每半年推出一款具有行业创新性的差异化产品。

    在产品工艺越来越成熟的趋势下,打造品牌,给消费者提供增值体验,成为形成差异化的关键。基于线下+线上模式,鹰集希望像Blue Bottle Coffee一样,为消费者提供极致的线下体验感,打造门店的传播属性,将品牌调性输出给目标消费者。鹰集的门店均位于上海核心地段。空间设计走质感路线,希望通过专业咖啡体验和极致的视觉设计表达品牌对于咖啡美学的思考。

鹰集咖啡店
(图片来自鹰集)

    在营销传播方面,鹰集的门店曾与潘多拉、梦龙、戴森等高端品牌,以及海贼王等热门IP进行过联名合作;品牌还通过与天猫合作的“天猫理想生活club咖啡馆”等一系列活动,获得了新增流量;今年,鹰集成为了电影《一点就到家》的咖啡联合营销合作伙伴。电影上线后,云南咖啡成为淘宝热词,鹰集也专门推出的云南咖啡豆产品,并与李佳琦进行了直播合作。

    在《一点就到家》中,主角李绍群在云南种植、烘焙的咖啡豆获得了国际大奖。张宇凡认为,国内消费者需要自己的咖啡文化,中国也有可以与国际媲美的咖啡豆。作为新品牌,鹰集将持续深化中国本土的咖啡供应链,围绕精品咖啡进行产品创新,尝试将国产咖啡豆产品化输出到更多地区。团队还计划在云南咖啡产地进行布局。

    团队方面创始人张宇凡是广告人出身,曾策划和设计过多个消费品牌,出版过书籍《看见和发现》;首席战略官苏成是欧游集团创始人、自嗨锅天使轮战略投资人,2年内帮助自嗨锅实现30倍估值增长。

    本轮投资方欧游集团拥有丰富娱乐流量赋能资源和专业消费品操盘团队,曾助力江小白、良品铺子、桃花醉、自嗨锅等十余个消费品牌的成长。本次,欧游集团帮助鹰集咖啡完成了战略重组,并引入了新的团队和供应链能力。

北京疾控发布咖啡厅、茶座防疫指引:排队保持1米社交距离

小咖-A01阅读(163)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0日发布《北京日常防疫指引——咖啡厅、茶座篇》,其中提醒市民:排队等候时,与他人保持1米以上的社交距离。如在咖啡厅/茶座就餐提倡使用公筷公勺,实行分餐制。

北京疾控发布咖啡厅、茶座防疫指引:排队保持1米社交距离

开在上海精卫中心的咖啡馆-治愈咖啡馆

小咖-A01阅读(110)

    在上海,各色网红时尚咖啡店并不稀奇。

    不过三周前,一家名为"治愈咖啡馆"正式开张,一下子引起了很多关注。

    究竟这家咖啡有什么特色?

    为何取名"治愈咖啡馆"?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

    这家特殊的咖啡店开在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内,而店员则是正在这里接受康复治疗的患者。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2

    像下图这些咖啡、点心收费都在10元左右,价格相当公道。一开张就受到了医护人员、住院病人家属的欢迎。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3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4
 

    画面中的这位咖啡师叫沐沐,今年31岁,曾在一家餐饮店工作。他说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思绪“很满”,很多想法“挤在一起”。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5

    5年前,父母突然带他去医院看病,医生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这之后,他就不再工作。一个月前,医生突然问他,想不想尝试咖吧的工作,这是多年来他接到的第一件任务。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6

    沐沐(治愈咖啡吧 服务员):

    我起初还是有点犹豫的,怕自己做得不够好,心里有些顾虑。后来决定挑战一下自己,看看自己康复得是不是比较好了。

    做咖啡看似简单,但每种饮料有不同的配比。沐沐很努力地记住每个配方,还渐渐记住了一些客人的个性偏好。这5年来,他真的第一次决定认真考虑将来。

    在一旁负责收银的超超今年35岁,很难看出,她是一名有着10多年抑郁症病史的“老病患”了。患病前,她是一名优等生,毕业后在国企当文员。而患病后,她始终无法真正地接受自己。如今咖啡吧生意出人意料得好,虽然每天6小时的工作强度会让超超觉得累,但她却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精神了。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7

    加油!重回社会!

    这家治愈咖啡吧,是杨浦区中心医院和杨浦区残联合办的,所得收入将全部作为精神残疾患者的捐赠款。开办这家咖吧的初衷,是希望能为康复中的精神疾病患者搭建一个实训平台,让他们在医护人员的保护下,以此为起点,稳步迈向社会生活。

开在精卫中心的咖啡馆8

    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防治科科长陈优介绍,很多曾罹患精神疾病的人员是具备工作能力的,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并没有回到社会的机会。这次也希望能通过这个咖啡馆,向社会证明他们的价值。

    陈优(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 防治科科长):

    社会上是有刻板印象的,觉得精神障碍患者不能做很多工作。我们希望咖啡馆就像一颗种子一样,今天我们能接受这些学员的咖啡,明天让更多社会企业看到他们,帮助他们到外面去工作。

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 防治科科长 陈优

万亿咖啡市场,真的是虚构的吗?

小咖-A01阅读(149)

和近几年人们对咖啡的印象相反,《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一文反直觉地指出中国咖啡市场没有万亿规模。“浇灭虚火”的论调让这篇文章火了一把。

这篇文章经得起推敲吗?

中国咖啡市场有多大

《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的论点是,中国的咖啡市场在2025年或2030年达到不了万亿人民币规模。CBNData消费站先来检查论点正确与否。检验论点需要知道目前咖啡市场规模和增速。

关于咖啡市场增速

根据咖啡不同子类别的增长速度得出中国咖啡整体增速。从农夫山泉招股书、百胜中国援引欧睿的数值,以及第一财经可分别得到即饮、现磨和速溶未来的年复合增速,分别是20.8%、10%和3%(速溶增速的另一个数值是7.5%)。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速溶、现调和即饮占据咖啡市场的比例为7:2:1,按各细类的占比可以算出整体咖啡市场增速为6%或9.3%。实际上,三种不同形态的咖啡占比是动态浮动。随着消费升级,增速较慢的速溶咖啡很可能会逐渐让出市场占比给增速较快的现磨和即饮。速溶咖啡中,低价品牌也在被更高价的品牌替代。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市场的增速会更加乐观,可能超过9.3%。

乐观情况下的市场规模

和增速情况类似,不同口径统计的中国咖啡市场规模不一。

根据星巴克的业绩能推算出一组较乐观的数据。据其财报,星巴克在中国市场2019年收入为29.51亿美元(约合203.3亿元人民币)。而这家公司占中国现磨咖啡市场的60%左右。由此可以推算出整个现磨咖啡市场在338.8亿元左右。根据现磨在整体咖啡市场18%的市占率,可以推算中国咖啡市场的总规模为1882.4亿元人民币。在这个前提下以乐观的增速计算(9.3%),达到万亿人民币规模也需要20年。

悲观情况下的市场规模

根据USDA(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中国2019年(2019年7月-2020年6月)消耗了19.5万吨的咖啡豆。从该数值能得到较悲观的静态市场规模。

中国咖啡豆销量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速溶、现调和即饮占据咖啡市场的比例为7:2:1,如果按19.5万吨总量和各个品类中最大众化产品的单价来算,中国咖啡市场规模在906.6亿元人民币左右。这是保守(悲观)的算法。按9.3%的年复合增长率算,中国咖啡市场需要26年左右才能达到万亿人民币的规模。

所以,《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的结论基本是对的,即中国咖啡市场难在2025年或2030年内达到万亿人民币的规模。作为全球最大的咖啡市场,美国的咖啡整体的规模也不到万亿,2018年在6072亿元人民币左右(美国精品咖啡协会的数据)。

咖啡市场达到万亿可能要20年

即使5-10年内达不到,万亿咖啡市场真的是“虚构”的吗?

其看衰咖啡市场的论据主要是

1. 过去咖啡的高增长不能预测未来的高增长。研究忽略了被用作食品的咖啡豆。过去3年咖啡豆用量的增长是零食拉动的。

2. 星巴克靠第三空间和星冰乐等,瑞幸也拓展品类到零食和茶饮,现在都不依靠咖啡增长。

3. 喜茶等新式茶饮的压力下,中国咖啡市场见顶了

CBNData将逐个检查论据。

一、 咖啡味零食可忽略不计,咖啡豆的消耗就是靠饮料

“第一个推算数据就存在口径缺陷。中国的 咖啡杯数消耗量,是基于中国咖啡生豆的消耗量和每杯咖啡的平均咖啡粉消耗量计算而得。

按照研报的思路,中国的咖啡豆全都被用来制成了饮料,完全没有考虑到咖啡还是包装零食、烘焙糕点、代餐食品的重要原材料。

这意味着,中国的 咖啡杯数消耗量真正的公式是:咖啡杯数消耗量 =(咖啡豆消耗量- 咖啡豆用在其它食品上的消耗量)/ 每杯咖啡的平均消耗量

然后你再去搜搜就会发现,咖啡豆用在其它食品上的消耗量是个没有任何部门或行业协会统计的不可知要素,因此这个公式是无法被计算的。

再说的简单一点,在研报的逻辑中,咖啡豆只能被用于冲咖啡,因此消耗了多少咖啡豆就意味着有多少杯咖啡。但在现实中,如果咖啡味的食品增速快,甚至可以出现咖啡豆用的多,但咖啡饮料喝的更少的现象。

——《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

以上引文是为了说明近年咖啡增速放慢的论据。那篇文章的作者假定:烘焙、代餐和零食中的咖啡增长才是带动2017-2019年中国咖啡消耗量的实际增长。这个假设是有问题的。

而2017-2019年烘焙、代餐和零食市场规模增速快并不意味着咖啡味食品增速快。考虑到咖啡在这些食品中的实际用量,用于食品的咖啡豆对咖啡整体的权重远没有用于饮料的多。

不管是咖啡味的糖、代餐或糕点,所用到的咖啡含量都很少。各种零食配料中,咖啡总是排在最末。在配料表中越靠后的成分含量越少。

下厨房菜单配料表也能佐证。咖啡曲奇,190g的总配料中咖啡酱只有7g(而且酱里还有糖和油脂),占比3.7%。如果做咖啡蛋糕你只需速溶咖啡4g,占整个配料1%不到。咖啡糖中速溶咖啡占配料3%不到。

而且别忘了咖啡口味只是糖、点心、代餐多种口味的其中之一而已。除了代餐饮料外,咖啡甚至在其他零食糕点中远不算主流口味。

单凭咖啡在零食中的用量,很难去撬动或影响咖啡豆整体的增长。我们看到的中国咖啡豆的增长应该基本上是和咖啡作为饮品的增长吻合的。其假想的,2017-2019年咖啡豆用量增长是因为零食拉动——存在的可能性很低。

二、 咖啡pk奶茶,并非是零和游戏

不管星巴克还是瑞幸,它们给消费者的强联想都是咖啡。星巴克或瑞幸扩充其他品类也很难改变。喜茶和奈雪也推出了咖啡。按照《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的逻辑,这似乎指向:奶茶不好卖了(并不成立)。实际上,现调饮料品牌菜单越来越相近可能是一个趋势。星巴克或瑞幸推出更多茶饮料并不能说明咖啡在中国前景黯淡。第二个论据对于论点本来就是弱支撑。

作为多少都带提神功能的饮料,二者的确是相互有一定可替代性。

不过,二者的场景并不一样,考虑到咖啡中的咖啡因往往浓度更高,咖啡是更适合“打工人”的“燃料”。茶中的茶多酚会抑制咖啡因发挥作用,提神效果更慢。奶茶则更有休闲属性,需要安慰或乐趣时人们会更偏向奶茶。

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咖啡或奶茶,消费者只会择其一。但是,在可支配收入够的情况下,这个情况能变成一杯咖啡加上一杯茶饮料。台湾地区是人均咖啡消费量和奶茶消费量都很高的地方:这两个品类年人均消费量都在100杯以上。

另外,疫情期间大家都在呼唤奶茶、少有人“想念咖啡”,也无法证伪咖啡的需求。

《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引述了数字100在今年2月13-15号做的调查。这份报告称疫情初期减少咖啡消费的人达到了23%;疫情中后期,打算增加咖啡消费的人只有18%。茶饮在疫情期间下降9%,疫情后增长22%。单凭这一组数据得出“咖啡过气”未免轻率。

疫情爆发初期,咖啡消费状况如何?

第一,数字100这份报告也提到了调查结果和疫情初期大部分人处于休假状态有关。咖啡馆(和部分便利店)很多选址在办公楼,每年春节喝咖啡(尤其是现调咖啡)的人可能本身就是回落的。

第二,现调咖啡的需求可能在疫情期间被速溶或即饮代替了。咖啡的形态很多,比奶茶更碎片化:速溶(以及冻干)、即饮和咖啡馆现制之外还有家用场景(胶囊咖啡等)。各个场景中的咖啡相互替代性比较强,不少咖啡爱好者本来就会自己在家做手冲、法压或用小型家用咖啡机(并且大概率已备好了春节的“粮”)。

第二点也得到了数据印证。根据电商在线的报道,疫情期间天猫关于(速溶)咖啡的搜索量上升超100%,总体成交量同比增长超80%。天猫上的胶囊咖啡商家疫情期间增速超过100%。

而现调奶茶和在家、在外替代性较弱,奶盖、芋圆、仙草、芋泥和豆乳等配料自己制作起来比较麻烦。

三、咖啡渗入不了二三线城市?瑞幸和中国咖啡市场的成功是循环论证?

“咖啡作为一个大类,只能从一线城市的高档写字楼,下沉到了一线城市的低档写字楼,再也沉不下去了。在真正的二三线城市,香飘飘、蜜雪冰城和古茗仍然牢牢把持着‘工间下午茶’市场,咖啡没有机会。

——《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

咖啡只能在一线城市存活?星巴克第一个不服。截止2020年第二季度,星巴克在中国有4447家门店,除了北上广深的1686家,其余超六成门店都在二线及以下城市。星巴克已经在三四五线城市开店了:山西运城、辽宁本溪、广东汕尾……在2019年5月的投资者大会上,星巴克中国CEO王静瑛表示要新进驻100个中国城市。

星巴克六成门店数不在一线城市

在大众点评上搜索二线城市咖啡馆,重庆3170家、武汉2336家、西安2088家、长沙1609家、郑州1066家……除了星巴克和瑞幸还有不少当地独立咖啡馆。随着全家、罗森等便利店品牌开到更多二线城市,他们也会提供更便宜的咖啡选择(价格区间在10-15元的现磨咖啡)。而三四线城市有肯德基、麦当劳和德克士做市场。2018年,肯德基在中国,总共卖出了9000万杯现磨的“K咖啡”,销售额达10亿元人民币。而全家湃客咖啡2019年累计售出了1亿杯(其中2019年当年销量有5000万杯左右)。

在咖啡馆和快餐暂时下不了的乡镇,速溶和即饮咖啡难道不能解决吗?速溶和即饮咖啡的“霸主”雀巢2020年前三季度,已经在中国市场恢复单位数增长了。

“瑞幸和中国咖啡市场的成功是循环论证,如果瑞幸倒了,或者瑞幸没倒但转型了,‘中国咖啡市场即将爆发’这一论点的唯一论据都会消失。

——《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

这句话问题就更多了,脱水后年销售额只有28亿的瑞幸怎么就能和中国咖啡市场的成败划等号了?《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在引用瑞幸业绩注水、Costa关店、连咖啡转型的同时也忽略了一些成功案例,比如三顿半、永璞和Manner等。另外,德克士母公司顶新、百胜中国还在推出新的咖啡品牌,前者是贝瑞咖啡,后者的新品牌是Coffi&Joy 以及 Lavazza。Tim Hortons和Peets都表示要扩张。如果中国咖啡市场是虚火,跳入火坑的公司会不会也太多了?

咖啡的兴起和发展一直和城市化相关。2019年,中国的城市化(即城市人口占比)在60%左右,根据摩根士丹利预测城市化在2030年将达到75%。也就是说更多的人口(超过2亿)会迁移到城市。从这个角度来看,作为城市“打工人”首选提神的咖啡还是相当有机会。

总之,这篇文章的结论是对的,但是论据有很大的漏洞。万亿咖啡市场到底需要10年、15年还是20年达到,有诸多可变因素的影响。但《虚构的咖啡万亿市场》可能对于咖啡过于悲观了。

作者:董芷菲

民宿咖啡为京西古道注入新活力

小咖-A01阅读(121)

改造后的老爷庙,已成为模式口历史文化民俗陈列馆,取名“古道斯存”
改造后的老爷庙,已成为模式口历史文化民俗陈列馆,取名“古道斯存”。本报记者 孙云柯摄

    驼铃古道、咖啡民宿,这看似不相干的两者,有望在石景山模式口合二为一。记者近日从模式口文保区修缮改造指挥部获悉,模式口修缮改造主打非遗传承、老字号、餐饮民宿、咖啡文创等,引入青春气息,激发老街活力,其中5处民俗院落将于明年春季改造完成,与市民见面。

    模式口历史文化街区在2016年启动修缮改造后,现已完成了架空线入地整治、沿街房屋外立面修缮,开展了住户有线网络、水网改造,并开放了模式口公园,街区风貌得到了整体提升。文保区修缮开始朝着民俗院落设计和景观节点打造纵深发展,引入一批文创、民宿、餐饮项目,打造大街的休闲空间,融入年轻化元素,为老街注入新活力。

    首批计划开放的5个民俗院落中,位于模式口大街中段的模式口历史文化民俗陈列馆已率先完成改造。这处院落始建于明代,清代进行了大修后还曾用于经营药店。院子有正房、东房、南房、山门等院落结构,是石景山区普查登记文物院落,见证了模式口兴衰,拥有厚重的历史,这里改造成为模式口民俗陈列馆,取名“古道斯存”,别有韵味。

    推开朱红大门,元宝枫树以及围树打造的圆桌木椅映入眼帘,木质地板中嵌有一块铜板制成的模式口村平面图,一盏铜铃挂在树梢,随风鸣响。正殿以及东西耳房布置了法海寺、田义墓等模式口历史文化的微缩展览,院内还设有视听室、咖啡厅。

    其他院落也将在保留街区原有风貌的同时,融入现代化的设计和功能。例如位于东区主入口的223号院,未来规划建成以樱花为主题的高端私房餐厅,199号院则主打高端民宿、蛋糕烘焙以及特色酒吧,183、184号院将合起来打造精致传统的中式特色民宿。

    据介绍,模式口文保区修缮改造计划于冬奥会前陆续完成东入口景观提升、生活驿站、手冲茶室等5个重要节点及77号院国风书院亲子主题民宿、51号院蝈蝈府等10余个重点院落的改造,同时搭配园林景观提升以及慢行交通系统改造等,整体呈现老街新貌,复活老舍笔下京西古道的风采神韵。(记者 孙云柯)

进击的便利店咖啡:连续5年翻倍增长,累计售出2亿杯!

小咖-A01阅读(157)

    现磨咖啡市场,正在被便利店“争夺”。7-11、全家、喜士多、罗森,以及便利蜂,都在争相布局。

    6年前开始入局的全家湃客咖啡,连续5年翻倍增长,累积售出了2亿杯咖啡。

    在陆家嘴咖啡节上,我发现,这个从便利店走出来的咖啡品牌,正在开始精品化。

    中国年轻人的“咖啡自由”,会不会通过便利店咖啡实现?

    一、陆家嘴咖啡节上,刷屏的是家“便利店咖啡”

    一周前,大半个咖啡圈都在关注陆家嘴咖啡节。

    上海各路各大网红店齐聚咖啡节,人?广场"网?"咖啡店resume coffee、冲煮冠军杜嘉宁的UNiUNi COFFEE、排队排到路边的o.p.s一一到场。

    意外的是,在这些高人气的咖啡品牌中,我看到朋友圈大家晒得最多,是一家来自便利店的咖啡品牌。

    复古的咖啡房车,闪着微光的帐篷、文艺的木椅,温热的咖啡,营造出让人无法抗拒的“都市野营”氛围。

    仔细看图,这是来自全家便利店的湃客咖啡。

    这个咖啡品牌,2014年诞生,如今已经在2700多家全家门店普及,价格10~14元,是很多白领的早餐选择。

    这次湃客咖啡的新风格,出乎大家的意料——

    不再是停留在便利店里,“等你邂逅的小美好”,而是走出便利店,像一些精品咖啡馆一样,为消费者营造生活方式,表达价值主张,变得更时尚。

    他们还组建咖啡车队,先后到上海深圳、广州、苏州、成都等城市,主动走进消费者中。

便利店里的咖啡

    大家认知里的“便利店里的咖啡”,还停留在主打便捷功能需求,以外带为主,便携、平价。

    全家、喜士多、便利蜂、7-11、麦当劳、肯德基、CoCo都可、喜茶……便利店、快餐店、饮品店里,都能看到这类咖啡的身影。

    但在陆家嘴咖啡节上我发现,以便捷性、性价比为杀手锏,主打刚需提神功能的湃客咖啡,正在从功能需求开始升级。

    一杯“价格亲民的现磨咖啡”,正在试图满足顾客刹那的“情绪价值”——换句话说,品牌感更强了,风格更独立了。

    湃客咖啡为什么要作出这一变化?今年销售怎么样?还有哪些市场动作?我专程找湃客咖啡的负责人聊了聊:

    二、门店销售提升150%,湃客正在全面升级

    一问才知道,就如同精品速溶市场的快速发展,便利店咖啡,也在迎来一轮增长和升级。

    “我们已经连续5年实现翻倍增长,累积销售突破2亿杯,目前,一些单店日出杯量在持续增长。”据湃客咖啡负责人介绍。

    而今年,湃客咖啡开始全面升级。

    1、10元/杯,能喝到金奖豆

    今年在湃客点到的美式,已经和去年不一样了。

    湃客咖啡负责人介绍,“一杯咖啡的风味,最少有60%是豆子决定的,产品升级,我们优先做豆子升级,选了危地马拉、哥伦比亚和巴西三大产区,获得2019IIAC国际咖啡品鉴大赛金奖的咖啡豆,通过精品咖啡馆常用的中浅烘焙,让咖啡保留更多榛子、巧克力等风味。”

湃客咖啡今年进行了豆子的升级
湃客咖啡今年进行了豆子的升级

    10块/杯,能喝到精品咖啡的风味,对天天消费咖啡顾客来说,就是一种价值感的升级。

    2、增加试饮体验,让销售提升150%

    “喝不明白”,一直是咖啡难以大众化的痛点。

    消费者的味觉是可以被引导的,如果没有讲解,顶级大餐的感官体验也只有20%。

    湃客咖啡在门店,以“看、听、闻、选、尝、扫、购”为流程的试饮活动,让消费者看豆子品相,听产地故事,闻咖啡香气,品尝风味,还能挑选能表达自己心情的试饮杯。

    “前戏”足够到位,让消费者对一杯咖啡产生沉浸式体验。这套精品咖啡馆的流程,也被用在便利店里。

增加试饮体验
增加试饮体验

    门店的业绩也验证了试饮活动的成功,“通过系统性的试饮体验,促进门店的咖啡销售提升了150%。”湃客咖啡负责人告诉我。

    3、形象变得更有记忆点

    仔细看,湃客还“变脸了”,Logo变成了两颗发光的咖啡豆。

    据介绍,新Logo寓意加倍的浓度、双倍的快乐,咖啡豆周围的阳光形似一圈时钟的刻度,代表了湃客咖啡一天24小时提供高品质咖啡。

logo突出咖啡豆,就是在突出品质
logo突出咖啡豆,就是在突出品质

    突出咖啡豆,就是在突出品质,突出“咖啡品牌”这个身份。从“我在街角,邂逅一杯美好”到“美好片刻,值得一杯湃客”,slogan的变化也能体会到这一点。

    总之,形象有了记忆点,slogan也更场景化,品牌感越来越具象。

    4、更加“会玩”,成图率大大提高

    喝一杯便利店购买的咖啡,很多时候不会晒朋友圈,但如果有了城市立景牌、咖啡车,成图率就大大提高了。

有了城市立景牌,成图率大大提高了
有了城市立景牌,成图率大大提高了

    今年,湃客推出了两种不同类型的咖啡车,共计7辆。通过快闪活动,让湃客咖啡走出便利店,到不同的城市,走进商圈与集市,去到新的场景,触达新用户。

    5、进军咖啡零售,即将推出挂耳

    零售的渠道,湃客也没有放过,据该负责人介绍,11月将上新湃客的挂耳咖啡,让湃客咖啡覆盖更多的消费场景。

    以三顿半、永璞为代表的零售咖啡品牌,把速溶全面升级,开辟了一个新的赛道。

    湃客咖啡为代表的便捷咖啡升级,能否也开辟一条宽广的、连锁化的咖啡赛道?

    三、便利店咖啡精品化,是连锁的另一条路?

    咖啡卖得贵,是喝咖啡人少的一大原因。

    为什么卖得贵?因为喝的人少,无法用销量摊薄运营成本。这几乎是个死循环。

    大品牌,用品牌溢价,满足了消费者的社交属性,却无法走入日常。一些平价10平米小店,却无法迅速规模化。

    而便利店,选址在社区、写字楼,天然具有触达消费者的优势,而且可以用“高频带低频”的方法,以面包、早餐等产品,带动咖啡的销售。

    全家门店超2500个SKU,又能摊薄人工和租金成本,让一杯咖啡价格足够有诚意的同时,还能有合理的利润空间。

湃客咖啡

    湃客咖啡连续5年的销售翻倍增长,其他大玩家的争相入局,就足以说明,便捷咖啡的消费需求足够旺盛,这一模式有很大增长空间。

    长久以来,在便利店买咖啡,被认为是“赶时间的替代品”,口感一般,价格便宜,主要是方便。

    甚至很多行业人,认为便利店店员只是“按键师”,做出的咖啡品质太过敷衍。

    事实上,以湃客为代表的便利店咖啡,从产品到形象,从功能到情感诉求,正在变得“精品化”:

    不再是某个品牌的平价替代品,而是一杯品质有诚意、能晒朋友圈、有价值主张,而且不贵的咖啡。

    纵观国际咖啡市场,美国线下现磨咖啡Top三家,星巴克、Dunkin's Donuts、Tim Horton’s加在一起,就已经占领了70%以上的份额,在欧洲、日本也是类似的情况。

    咖啡行业的连锁化、标准化,在中国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趋势。庞大的消费市场、有很大提升空间的人均饮用量,再加上发达的外卖平台,我们有最好的市场条件来促成这件事。

    我非常相信在未来5年,中国能出一批做得非常大的,标准化的新品牌。

    遍布在全国各地2700+家的湃客咖啡升级,有可能会是中国咖啡连锁化的另一个新赛道。

机器制售咖啡 也要“持证上岗”

小咖-A01阅读(120)

    奉化给自动咖啡饮料贩卖机颁发“入市证”

    近日,在奉化区行政审批中心商事登记服务窗口,宁波美德威进出口有限公司负责人孙女士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全省首张全自动咖啡饮料贩卖机从事自助食品制售许可证。“有了这个证,我们下一步扩大经营规模就有底气了!”孙女士说。

    这张特别颁发的“入市证”,标志着奉化区在自动售货设备食品经营许可全面迈入“市场准入”和“食品安全监管”无缝对接、精准监管的新时代。

自动咖啡饮料贩卖机

    机器当“售货员”,现场自动制作、销售咖啡,是一个全新的饮品销售业态,近年来在国内一些大城市兴起。孙女士说,他们的母公司是家专业制造咖啡机企业。今年,公司研发新机器,发展自助销售咖啡的业务,顾客扫描机器上的二维码,点选购买相应品种,机器就会自动生产卡布奇诺、摩卡等多种口味的咖啡和饮品。这种咖啡机有一人多高,体形庞大,目前已在奉化的医院、机关办公大楼等多个点进行投放。

    与咖啡店不同,机器制售咖啡、饮品是无人化经营,如何保证食品安全?怎样对机器运行、加工制作等环节进行监管?因为这一新型食品经营模式目前尚无相应的国家质量标准,对职能部门实施有效监管提出了新课题。

    为此,宁波市市场监管局组织专家对美德威公司全自动咖啡饮料贩卖机食品安全风险评估进行了现场评审。

    专家评审通过后,奉化区市场监管部门商事登记服务窗口工作人员迅速跟进,对公司的食品经营许可申报手续进行指导,并开通了“绿色通道”,使企业在最短时间内拿到许可证。孙女士说,有了“入市证”,有利于公司下步推广加盟经营,把这块业务迅速铺开,实现“开门红”。(记者余建文 通讯员王婷竺佳)

饮品界 提供专业茶饮资讯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